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纹玉视界

流动的心情,流水的日子,流逝的生命……

 
 
 

日志

 
 

莲 花 劫   

2007-10-29 19:31:00|  分类: 且行且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莲,不该是供人以视觉剪刀的掠夺之物,因为这双剪刀的掠夺同步着抛弃与遗忘;也不适合定格图象成为静物的纸制标本,因为丹青妙笔画不出风声水动,摄影录象捉不住水气花香。

 莲,是用来赏玩的。置身莲间,除了受用鱼的戏莲之乐和感官的眼福之幸,还有仔细小心地去体悟的嗅之美、听之妙、心之怡、神之悦……

                                  ——开头语

                                                                喜欢莲,喜欢得不得了。

  可是这喜欢,源起何时,缘自何因,却无从考究,没有发端,可称是“无端”地喜欢。闲暇时也曾猜想,是发自诵读“接天莲叶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启蒙呢,还是始于品读“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敬慕呢,或者是因了醉心莲池畔,痴听仙子语的冥冥之约吗?或许是,也或许都不是。有时,也揣度并疑心自己对莲的感情,莫非是自以为对文字有那么一点点感觉的人特有的附庸风雅、无病呻吟?也未可知啊。总之就是,见了莲,不管是小池里一朵静默的小睡莲,还是路边水塘里的一株迎风而动的野生莲,一股不可自已的思绪便会柔柔地生成于心,脉脉地流淌于周身,得到浸润的除了布满尘埃的心神,似乎就连五脏六腑肌肤毛发也生出几分清爽,几分剔透。

  暑假里,有朋友相约去赏莲,欣然同意,并急急地探询地点,当得知是几年前曾经去过的莲花湖,那急切的心情又增添了若干倍,是我在渴望莲,还是莲在召唤我,已然分不清楚了。满脑满心充溢着的都是那水中精灵纯美与娇羞的模样,多年前的那次愉快的游历,在我的记忆里镌出了一个悬着水珠,绽着粉红,散着清新,飘着馨香的梦……

 远望湖水,大大小小深深浅浅的绿,摇曳铺叠着,遮盖在水面上,一水浸透翡翠碧,远香扑面入心来。漾漾的湖水托着田田的莲叶,莲叶惬意着,深邃着。田田的莲叶托着依依的莲朵,莲朵轻盈着,娇羞着。看上去,很让人疑心的是,那单薄又颀长的孤茎怎堪擎起那硕大饱满的花朵或者健壮结实的花蕾呢?可是,那些高高矮矮、壮壮纤纤的每棵茎杆,全都精心、潇洒又庄重地擎着它们纯美高贵的灵魂……

 配着水中花与花中水,湖的边缘有高低屈曲长满花草的天成之岸,也有人工修砌得齐整划一的石岸。水上架小桥,登桥远眺,清风花香扑面来;水中有长廊,凭栏俯视,倒映人影伴仙子;岸边落凉亭,亭中小憩,静心偷得莲私语……

  心仪的日子终于在秋水望穿的时刻,姗姗而临了。友人一行,驱车前往百里外的莲花湖,未近莲花,心已生翅,渐近之时,双眼早隔窗而飞了。

  车子在水边停了,心比腿快,腿心相随向莲而走。未出几步,愕然与失望就完全占据了我的心头,乘车时候的所思、所忆、所憧憬、所陶醉都消失得似乎不曾发生过。脚下,眼前,狼藉着大面积的残荷败叶。花,被践踏了,被掠走了,失去花朵的断茎或萎靡倒地,或斜卧于泥,显出无限的萎靡。有的断茎创口处还飘着晶亮的细丝,那丝应该是泪与血的凝聚吧,一定系着对逝去花朵的思念。从前单知道“藕断丝连”,那一刻,我知道了“茎断丝也连”。随后,又见证了“叶断丝连”,支离破碎的莲叶东倒西歪地凌乱在地上。高贵的生命啊,你那洁净的身躯怎堪乱泥的玷污?你那傲岸的脾性怎堪人们的践踏?随手拾起一片枯萎的残叶,掐去腐烂的一段,一缕银丝闪耀而出,没有污浊,素洁依旧;没有颓败,活力依旧,一种新的敬意油然而生。再仔细看看那些大小不一残破不堪的莲叶,只要没有脱离开母体,只要还有一点点赖以生存的水,就都蕴藏并昭示着生命的活力与脱俗的气质。一张不大的带着豁口的莲叶上,滚动着一个藏着几粒泥点的水珠,那莲叶很像一张饱经沧桑的手掌,那水珠更像一枚精致的琥珀,它们共同构成了一幅完美的图画,展示了呼之欲出的莲之魂……

 这次到湖边,在我急寻先前一切不可得的时候,听到多人议论关于莲花败落之因的话题,说是一个拥有什么什么权势的什么什么人,为着一个什么什么目的,要把莲花移植到他的家乡去云云,于是,毁小桥,废长廊,拆凉亭……

  莲之劫难始于此……

  为莲而来的人络绎不绝,空手而归者也绝无仅有。清新的莲花、深沉的莲蓬、流碧的莲叶,大把大把的,被拥在喜它爱它的人的怀里。可是,掠夺的爱,占有的爱,野蛮的爱,无一不是以对爱的残杀而告终,只消转眼间,辞根别藕的花们、蓬们、叶们就大都玉体殒落清香殆尽,换来的仅只是劫掠者手握这尤物尸骸徒然的叹息,无奈的自嘲罢了。

  面对哀鸿遍野的莲,不由人不做出这样可怕的意想:人们莫不是专为毁莲而来?

  喜莲,爱莲,但凡夫俗子的我,没法如莲一般高洁,更没法和莲一样不染,诱惑的魔鬼怂恿我采了三棵莲蓬,掐了一枚莲叶,尽管不忍,但终以“少不敌多”为借口做自欺,慰藉了自己。后来想想这和孔乙己“窃书不算偷”的迂腐,和“五十步笑百步”的愚蠢又有什么两样呢?

  以爱为借口,毁灭着爱,人们啊,这样的事情做得还少吗?对自然如此,对自己,对同类何尝不是如此呢?惟愿莲之劫难早结束,更愿自然与人类少灾祸。

  探莲归来已经多日了,郁郁的心绪就如秋日里缠绵的风雨,闷闷沉沉夹杂着晦晦凉凉的那么一种怅惘,一种不安。抒写的冲动从来没有这样的强烈,可是,思绪的混乱与言辞的匮乏带给我的是空前的窘迫,本是去“赏”莲的,看到的竟然是莲之劫难的进行时,这样,我的文字里无论怎样也着不出一个“赏”字,于是就有了这“探莲”之说,就算是取“探望”之意,谐“叹息”之音吧。

 这次探莲,尽管我也遗憾地加入到了毁莲的行列中,但是,我也更清楚了自己对莲的真实感情。那种喜欢,可说是透骨入心了,并且我对莲的钟情里没有毫分的附庸风雅的因素,绝对没有。

         完成于2007年8月14日 

         修改于2007年10月12日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