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纹玉视界

流动的心情,流水的日子,流逝的生命……

 
 
 

日志

 
 

思乡旧作·春节在家待着过  

2008-02-06 10:10:40|  分类: 且行且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节怎么过,已经成为人们一年一度的大规划了。今年,我们选择在家待着过。

现在,各个家庭大凡都是这样,子女成人立业天各一方,颐养天年的老人悠然于儿女之间,老人在何处,儿女就心系何处。在高远的天空中飞翔着的风筝,可以你不见我,我不见你,但落下地来的时候,它们的归宿竟是紧握着几条线的同一个人的手心儿。这不,在农历三十的前一天,我们各路“人马”齐聚辽河油田小妹家,共赴一场亲情盛宴。

公公去世已经多年,婆婆在走出了丧偶的阴霾后,就如一只自由的候鸟,时而南飞,时而北归,但左右她的翔止的不是自然界的四季,而完全是取决于老人自己的心理气候。儿女们自然的就行随那根线,情系那颗心,追随着母亲的踪影,追逐着幸福与快乐。

春节在家待着过,这是让亲情充分发散,再尽情吸纳的最佳选择。“吃、喝聊”就成了表现主题的通俗而又上好的方式。

先说“吃”。国外的情形我不清楚,但国内传统的最足以联络、沟通、表达感情的,莫过于“吃”,以食为天原本就是民之本,每到过年这“本”就升华到了及至境界。

正规的三餐为“大吃”,其余时间为“小吃”。相对来说“大吃”的过程各家大同小异,我单就说说这“小吃”吧,虽然名为“小吃”,可时间持续之绵长,地点要求之宽泛,内容包含之庞杂,是“大吃”远远不能及的。

早餐的残局刚刚处理掉,小妹夫妇就把成箱的橘子、桂圆等水果搬到沙发前的地板上,把成袋子成桶的各式瓜子、杏仁、榛子等干果摆在大家的眼前,直到在电视与沙发之间的空地上形成了一个地摊,人们进出需要脚尖点地般的舞蹈跳跃,他们才作罢。人们就边看着、议论着电视节目,边拣选着自己喜欢的东西吃。这期间,是婆婆最忙碌的时候,一会儿惦着孙子,一会儿招呼外孙子,又怕忽略了女婿,对我这个儿媳妇更是关爱有加,只要是她感觉好吃的东西,就一个劲儿地悄声叮嘱你多吃点,有时候,还要看着你把她拿给你的东西吃下去才好。她几乎不吃什么,就是看着大家吃,见谁的嘴停止了吃的动作,她就提醒谁,好象人家的东西不吃白不吃似的。其实,吃什么大家都有自己的选择,没有谁太在意婆婆的关照。

要说现在,大家也不是平时吃不到什么,过年了,其实也是“过闲”了,平时快节奏的工作与多方面的压力,有时候有买的时间却没有“吃”的工夫。大姐就属这样情况,50多岁的她在一家制药企业就职,工作负荷不比年轻人轻,休双休日的时候都不多。大姐特喜欢磕瓜子,但在平时,“磕瓜子” 对她来说是时间上的奢侈,过年了,能有闲了,看大姐瓜子磕得多开心啊。

小妹的工作也不轻松,但绝不是到了没时间吃零食的地步,她大吃零食是为少吃或不吃主餐,在吃的过程中还不时地用软尺测量腰围,说是上限不可突破,这是硬道理。

再说“喝”。不说伴着前面的“小吃”而喝的饮料了,只说餐桌上的“喝”。

婆家的家宴风格历来是以“快”著称,这是一家人的性格决定的,大家都是快言快语快动作的脾性,加上有“小吃”的底子就更快了。三十那天晚餐上,小妹先开启了一瓶洋酒,给一桌的人均分了,没喝过这洋玩意儿的我,在“人头马面”“开、开玩笑”的戏噱声中,我呷了一点,感觉苦得很重,下咽后,一种别样的韵味又在喉间芬芳而出,应该是好酒。可是,我没有继续喝下去的兴致,这样的酒尤其需要工夫去“品”,如果草草地喝下去,浪费了酒不说,说不定还会醉倒呢,那岂不是失去了喝酒的意义了。于是我把酒倒回了瓶子里,我一开头,大姐等人都如我一样倒回了酒。小妹见大家不给“洋酒”的面子,又开了茅台,依然是每人都均一些。对茅台,我倒是经历过几次,不能算陌生,望着杯中清醇的透明液体还是只饮了一点点,那厚重的绵香是在辛辣过后弥散开来的,此时,通体的感觉与杯中之酒依然散发着的芬芳融合为一,我就想,洋酒的品质还是不及国酒,喝洋酒一人品香,饮国酒满屋陶醉。不过,我又一次把酒倒回酒瓶了。喝酒,需要时间,如果只为那液体,辣得口里不舒服,呛得喉咙难受,还不如喝白开水呢。我的感受大概也是大家的感受吧,随后又有人倒回了酒。然后,我就和拒绝洋酒与茅台的“志同道合者们”一起痛快地以啤酒来举杯同贺新春。

最后,洋酒与茅台共饮的只有我丈夫和妹夫两人,不胜酒力的大姐夫就用啤酒陪着,他们也是用了不太短的时间。在就着酒的谈话间,丈夫说到我对他们已故父亲的好的时候,眼睛里竟然闪着泪光,我能体味出丈夫的真意,但当着大家的面,我只能嗔怪他“都是洋酒和茅台把你闹的”,丈夫抬起迷离着泪花的眼睛看我的时候,我发现我们真的不年轻了,不然怎会对往事这般动情这般依恋呢,结果,弄得我心也酸酸的。

最后说“聊”。我们的聚会最不缺少的就是“聊”的话题,其实,前面的“吃”与“喝”都只是个“衬景”,“聊”才是风景中的大观。

“群聊”的时候,大家聚在客厅里,看着电视聊节目,看到孩子聊学习,想到现实聊工作,说到实惠聊收入。有婆婆参与的时候,也聊昨天的岁月,今天的邻里,婆婆还津津有味地讲述着她和别的老姐妹交往的故事,说到高兴处,老人家还自豪地告诉我她新学会了几道菜的烧法,我就高兴地说等妈再学会更多的做菜方法后我们再来接妈回家,结果自是一片开怀。

“分散聊”的时候,经常是大姐、小妹的孩子和我儿子一起,三个年龄一般的男孩自然有他们说不完的话。

婆婆和她的两个女儿一个儿子一组,话题大多是他们从前的往事,还有别后各自经历的趣事。他们的聊天内容从没有背人的话题,各个高声大嗓,不论他们在哪个房间里聊,都等于是和大家一起聊,大家也大多是因为插不上嘴而不去参与。尽管内容多是我已经听过多次的,很少有新鲜的补充,但是看着他们的兴致,我也乐得在边上听着。

我和小妹应该是最“瓷实”的“聊天”组合,虽是姑嫂,却情同莫逆。记忆里她一直直呼我名,称我嫂子大约是近几年的事了。三十晚上,别人看央视春晚,我俩就在卧室里研究短信,给朋友发短信也有讲究的,什么样的短信适合什么类型的朋友,没有合适的,我们就一起改编现成的,实在改编不了的就自己编写,实在编写不出的就上网查,然后再编再改……。我们躺在床上,心里只有短信,眼睛只看手机屏幕,有理想短信诞生的时候,就高兴得我捶她一下,她蹬我一脚。那时,我们真都忘记了自己是过了不惑之年的人啦。

这样的团聚,我们只享受了年三十和年初一两天,因为孩子要学习,我们也还有别的亲戚要探望,年初二就告别了婆婆和小妹一家。

春节在家待着过,挺好的。

2006年2月9日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