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纹玉视界

流动的心情,流水的日子,流逝的生命……

 
 
 

日志

 
 

单纯,单纯,奈若何  

2008-05-01 21:38: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单纯,单纯,奈若何……

 

近日,时常为“单纯”一词费着脑力。翻翻词典,字典里的解释有两种,感觉适合于评价人的当做“简单纯一,不复杂”解。自己认为这个词最适合形容孩子了,单纯的孩子就是阳光下一滴纯净透明的水珠,就是春风里一叶睁开眼睛打量世界的小草。

可是,莫名其妙的,在近两年里我竟多次被人冠以“单纯”的缨帽,仿佛我是个不成熟的孩子一般。

两年前,我第一次回到自毕业后离别23年的辽西小城,沧海桑田,当年校园里为赋新词强说愁的那群青春男女的容颜,在岁月风霜的剥蚀下,已经写满了成熟与世故的年轮。同学相聚,自然是把酒话今昔,慨叹韶华不在。不过,私以为大家都在以两双眼睛看彼此,一双肉眼看到的是谁的鬓发多斑白,谁的皱纹粗几分,谁的体态少轻盈……;心理还有一双眼,打量的是剔除了一切得见的东西以外的一切看不见的东西,谁的生活惬意多,谁的心情如意少,谁的性情变化大……。当然,这种双重的“注视”,主要是存在于我与大家之间,毕竟是我石沉大海20多年,但是,肉眼所见是可以当场评说的,心眼所测却是只可意会的,我看别人我不言,别人见我也不说。

一次短聚,断了20的同学情又得以连接,并在现代化的通讯和网络中得到延续。在一次和几个同学的聊天中,同学竟然把我映照在她“心眼”里的影象复制给了我。她说我和20多年前相比没有什么改变,还是那么单纯,她还强调说我单纯如“如赤子一般”。

这在我第一次被认定“单纯”,当时的想法是单纯点没关系,并以为同学的话里调侃的比重占得不少。

此后不久,我在学校有了第二次获得“单纯”评判的境遇了。

在我的学生里,有这样一个女生,人很漂亮的,很爱说话,很有表现欲,但又很放不开,学习成绩始终很一般,是属于不用功学习那类的孩子。大概我还不是一个讨学生厌的老师,所以这个爱说话的女孩就经常和我说点什么,诸如在她眼中我是怎样有学问的不同寻常的老师啦,她是怎样的喜欢读小说啦,并能列举出许多小说的名字。我呢,每次都能真诚而热情地回应她,尽管我也能咂摸出她话里的一些水分,但是,对待孩子嘛,作为成年人还是应该有一颗欣赏和包容的心才对,何况,我还是孩子的老师呢。

有一天,放学的路上,好几个小女生拥着我一起走,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漂亮女孩也在其中。她告诉我她要努力学习了,并且还把学习的计划和作息时间也大致和我说了说,我从她的神态和语气里察觉到了她的郑重与认真,我很为她高兴。

第二天,在办公室里,同事们一起聊起了学生的学习,大家提到了漂亮女孩,我忙说出漂亮女孩要开始努力学习的决心,可是,我的话音大概还没有落地,一位年轻老师就带着惊讶的声调对我说:“何老师,怎么这样单纯呢?她的话你也信?你真是太单纯了。”

“不会吧,我看她的话好像是发自肺腑的,应该是真的。”我这样应了一句,我感觉我没有理由怀疑一个女孩真诚表情的。

在过后的几天里,我暗暗观察漂亮女孩的学习状况,果然如其他同事的预测,依然课堂溜号,依然不完成作业,依然偷看课外书。我没有对这个孩子失望,倒是对自己的判断力失望了好久。一个小我10多岁的年轻同行竟断言我很“单纯”,这让我有点很不是心思,并且事实也证实了我判断的失误。

近日,和几位朋友去温州开会,我的“单纯”相又一次显山露水。

每次见到水,无论是海,还是江;无论是潭,还是泉,几个女人都会激动不已,欢呼,雀跃,呐喊;摆出万般姿态定格于相机里。可是,对这些,我全然不能入流。录象,我不会做表演状,让我说感受,我的回答是“我不会说”;让我拍照做姿势,我的回答是“我不会做”。所以,人家的照片是生动的,我的留影是生活的,生活的我怎样,照片就是怎样。在水的面前我也有兴奋有激动,并且我以为我爱海,爱泉,爱潭的深度不会逊于她们,但是,我的一切感受都在心里。我最情不自已的表达通常就是“好”或“真好”,平日里,我一向认定“真好”二字是一个容量无限的词语,所以我习惯用它来表达对至美至爱之人与物的赞美之情。

见我如此,旅伴们多次送我“单纯”一词做评价。别人的照片用“好看”和“漂亮”来点评,我的照片用“可爱”来评说,我知道“可爱”意味着什么,我很感谢旅伴对我的照顾和欣赏。

不过,这次旅行后,我对“单纯”一词竟有点敏感起来了。想到这多起关于自己的“单纯事件”,我怀疑一个成年人如果具有过分“单纯”的脾性,是不是很意味着傻气呢,一定是很傻气的。想想自己做事的一根筋、不变通、死较真,实在是够傻的。

改变吗?回答是否定的。因为,一旦变化,我将非我,一个不是自己的自己整天依附于我,会是怎样的一个辛苦啊,我想象不出。

但是,我又对这个时时尾随于我的“单纯”耿耿于怀,一个中年女人傻里傻气的执着,甚至偏行于“世俗正常”的轨道,执拗地前行着,这或多或少也是有点怪怪的感觉,不仅别人有,就连我自己也有。

仔细想想,这种顾虑其实也仅止是闲情而已,人,只要活着,就得投入生活,只要投入生活了,闲情就暗淡了。这不,去了一趟温州,第一次“到仙岩的时候”,就完全“惊诧于梅雨潭的绿了”,回来后顾不得旅途劳顿就赶忙重新捧起了朱自清的《绿》,并决心要把这经典背诵下来。权且算是对得起自己面对“梅雨潭”时候的那一声“真好”的赞叹了。此举,在别人眼里一定又会成为一个评判我“单纯”的例证了罢。

单纯,单纯,奈若何……

2008年5月1日星期四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