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纹玉视界

流动的心情,流水的日子,流逝的生命……

 
 
 

日志

 
 

春之情怀(2010-1-27)  

2009-02-16 09:16: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悟 春


    春在哪里?她来了吗?
    映入视觉中的影象依然如故,街边的杨柳树举着僵硬的灰色枝条在寒风中招摇着,积雪早已经失去了原本的洁白,如流离失所的乞丐般落魄在路边街角,绿化带内的枯草仿佛一点求生的欲望都没有,依旧了无生机地枯萎着,天空经常是灰蒙浑浊的,飞鸟也少见…… 人间三月天,照节气说,已经快到春分时节了,可是,北国的春永远是短命的,永远是姗姗而来,匆匆而归,真不知道是应该埋怨冬天的无赖,还是要怨恨夏日的霸道,总之是冬与夏挤兑去春的光阴。
    眼前的季节,每天出门看看天,天也没有秋天的高爽剔透,看看地,地也没有秋天的开阔丰盈,看看人,人也没有秋天的满足与闲适……
    可是,春真的来了,或许在你的视野中她还难成具像,但她一定在你的心里有感觉——
    春天在行进着,极像一个人出生成长的过程,那浑浊不清的天空多像母腹中的胎儿落地后,半睁半闭眯眼看到的世界啊。因为看得不够清晰,这婴孩就急得号啕起来,于是,就风呀雨呀地把人们弄得团团转。等这个初到人世的小天使稍许适应了母体外面的世界后,也或许是他累了的时候,他会甜甜的睡去,这时候,人们就感觉到了阳光的明媚与心气的安详。当然,这个淘气的小家伙儿是不可能让人们一直享受那一劳永逸地宁静的,他可以为所欲为地把人们搅得天下大乱:他的武器不仅仅是大声的哭号,他还会毫不客气地吐出他不喜欢下咽的乳汁,他还会把所有的被褥弄得污秽不堪,让所有的人着急又无奈,于是,人们就会饱尝着苦寒阴冷的风雨蹂躏,肆虐无惮的沙尘侵袭,奇怪的是,所有的人竟然谁都心甘情愿地为他效劳,尽管也有人心生抱怨,但这一点也不会影响人们对他长大的期盼。就这样的,小宝宝在人们的爱惜与宽容中生长着,人们则在不觉间享受着他成长的欢乐,追随着他行进的足印……
    所以呀,生在北国的人们,当你在所谓的春天不见春色的时候,不要为没有花香鸟语而抱怨,也不要为没有春风拂面而遗憾,更不要为寒冷的无常与恣肆而气馁。当你置身料峭的寒风中,行进在脏兮兮的雪水里,呼吸着带有尘埃的空气时,你只消想想,这是一个鲜活的生命在成长过程在中的躁动,而这生命就是我们每个人的希望,有希望在,还愁什么呢?
    我的感觉,秋天的那份成熟与明净分明是人到中年的练达与世故,那是经历了春的萌发夏的历练后的必然,秋之美在厚重在空灵。春天的那份幼稚与混沌恰恰是人在年少的简单与懵懂,那是人之初生未经世事的勇武与直率,春之美在真诚在直接。
    春来了,她就在你的心里头,觉察到了吗?
                               2006年3月15日

 

二、春之碎想

    春雨是好东西,农人这么说,文人这么写。可是,那天傍晚的那场春雨一点也没有给人带来好的感觉。第二天早上走在上班的路上,顶着阴沉沉的天,迎着冷飕飕的风……
   “薄雾浓云愁永昼……”,在一整天的时间里这一词句总是往脑子里钻,甩都甩不掉,这是怎么啦?人家李清照伤秋是有背景的,再说,帘卷西风的时令,黄花渐瘦的憔悴,人心寂寥是自然的呀。我这是感慨的哪门子呢?!不管怎么说,现在也是春天了呀,尽管绿没报道花没显形天还是那方天地也还是那块地,可是这毕竟叫春天啊。
    无病呻吟,真是莫名其妙!在心里不住地骂着自己,企图用野蛮驱除无聊……
    晚饭后,独自漫步在街边,不清楚是心冷还是身寒,双手一直袖在外衣的口袋里,似乎这样更安全些。
   “老师好!”
   “老师好!”
    两声清脆甜润的问候伴着两个雀跃的身影闪在近前,是学生月月和莹莹,和我打过招呼后,手牵着手跑远了,我的眼睛跟着这对欢跃的“一白一绿”直到她们隐没在楼房中,才收回并另寻新的落点。在飘忽不定漫无边际的搜寻中,偶然的,发现远方的柳树枝条似乎泛出了些许青绿,可是待到近前竟又觅不到半点绿的影子,可是你的怅然还没有来得及完全释放,远方柳树那淡淡浅浅的绿意又把你心头的希望燃起,于是,不由你不相信“春天,真的来了”。
   “春天来了”,在获得了这样一个积极明确的暗示后,重新睁开眼睛,瞬间的工夫,进入视野的一切到处写满了“春”。
    看柳枝虽依然灰黑,但腰肢已经不是冬日里那般僵硬,看吧,她随风飘洒出的舞姿,多么柔美婀娜,我想,若称柳树为北方树木中的好女子是一点也不为过的。
    风呢,虽还利飕,但也是间或间的。永远都不要苛求北国的风会如江南的轻柔,这就如不能要求关东大汉说话小声喝酒小碗一样。就如印证我的思索一样,一股势头不小的气流迎面扑来,让人本能地扭头躲避。等它呼拉拉地远去了以后,才感觉到,其实无须躲避,春天的风已经失去冬天的暴戾脾性,只是不够温柔而已,它陪柳枝起舞,它唤醒小草,它引来春雨,看它有多繁忙啊。抚一抚刚才被它吹拂的脸颊,竟也怪舒服的。
    看看脚下的土地,经过一场春雨的浸润,乌黑中透着油光,那油光不是肤浅于表面的,而是由内而外的一种自然渗出。忽然想打一个比方,春天土地的本质很像一个成长着的少年,通体散发着生长的欲望和健美的活力,他是美的,尽管不修边幅;他是新的,尽管残留了冬的印记。秋天呢,秋天大地的本质酷似中年人生,拥有丰富阅历的她弥散着成熟的美丽,但是也难掩春去秋来冬将至的无奈,因为漫山红枫遍地黄花过后必是万木萧疏白雪皑皑。秋是美的,但即将凋零;秋是富有的,但行将没落。
    春之土地是希望,没有人会因为春的不完美而拒绝春。秋之土地是收获,也没有谁会因为秋的没落而拒绝秋。
    春来了,何必在春的季节里伤秋呢?不要“薄雾浓云”了罢,相信不久就会剪刀裁新叶,花重北国城了。
                                  2006年4月15日

 

三、春日絮语

    叶雨霖铃(学生):老师,我相信你说的“剪刀裁新叶,花重北国城”,那景象一定很美。但那天什么时候来呢?最近一会下雨,一会刮风,还总是阴天。好不容易来个晴天,第二天又阴沉沉的,真不知道真正的晴天什么时侯来呢。
    纹玉(老师):看来,我们真的是知音,其实,我也很急呢,可是,有什么办法呢,今天早起一看外面,大地披了薄薄的一层白雪,就像一件纱衣,但转瞬就被阳光融化了,只有春天的雪才会这样的短命,没有人在这个季节里看到雪会以为还是冬季。
    人,在自然万物中,自然现象的感知是最弱的,不是吗?风雨、地震等现象来临其他动物有感应,人却没有。
    我在猜想,人也原本有这样的功能的,可是,人类过于贪婪,旁骛太多的“身外之物”,也太精于算计,太追求享乐,所以很多功能就消失了,这是上苍创造的一种平衡,以此来延长地球的寿命,使之不至尽早毁灭。
    对春天,我们盼望她快点来临,温暖的阳光、和煦的春风、莺歌燕舞、绿草茵茵……其实,我们还是没有跳出享受。这点,我们不如一株小草。
                                   2006-4-16

 

四、春来了

    除了阳光越来越温暖外,还是感觉不到太浓的春天气息,于是,我和儿子一起去铁人广场,看看人气很望的地方花草树木是不是有春天的影子了。
    步入广场,和谐与从容,恬静与安详迎接着所有的人。周边的杨柳树依然在吝惜着它们的色彩,羞答答的含而不发。四季常青的松柏树倒是越发的精神了,仿佛全都换去了布满冬的尘埃的外衣,又集体穿上一身新翠。草坪里的草枯黄的外罩掩盖不住绿意茸茸的内衣,向阳的地方那绿已经伸展了腰身挤走了枯黄。
    疏疏朗朗的几株杏树已经绽放着绯红,那飞雪般的白是梨花还是海棠花,就不得而知了,还有几丛满缀着黄色小蝴蝶模样的灌木,我一直弄不清楚那黄色的小东西是叶还是花,就见它们在娇滴滴地吸引着游人的青睐。这些先于绿色而生的小花们,着实让人感动,它们给北国盼春的人们带来了希望,而真正春天到来的时候,它们的使命也大多完成了。命运注定它们是没有绿叶扶持的花朵,它们是与绿无缘的生命,可是谁又会忘记它们曾经的灿烂呢?三三两两的青年男女在花前斟酌着光和影,于是,瞬间变成了满意的永恒。
    来到广场中心铁人雕像前,在这高大的形象面前,不由人不身心俱仰。不少在此留影的人,多是年轻人,想来,他们一定不是为着做装饰的,一个静态的雕像能起什么装饰效果呢?最少那一刻,他们的内心一定是满含敬意的。
    偌大的广场,络绎的游人,竟然没有喧嚣,没有杂乱,一派安详,男女老幼,夫妻情侣,亲朋友爱,人们或闲坐或缓行,或骑车惬意地兜风,或手持摇柄仰望天空轻快扶摇的风筝……
    阳光艳艳的,通体暖暖的,尽管大地没有完全浸透绿意,但是春天已经款款而来了,并且和她相伴而来的还有随后就到的“夏”。
                               2006-5-3

 

 


春的气息

    出去走走,阳光变得温暖了,有风,也冷,但风也已经不是前些时的无情了,冷中也含着兜不住的暖意。

    很奇怪,大寒刚过不久,距离立春还有十几天,可是,那种看不见、摸不着的温暖生命的气息已经充溢于空气中,已经挂满阳光投射下的每一根密集的丝线里。

    生命萌动的时节就要来到了,这个冬天啊,说“熬”,似乎也不为过。

    新一轮的春天里,好好去生……好好去活……

    2010-1-27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1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