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纹玉视界

流动的心情,流水的日子,流逝的生命……

 
 
 

日志

 
 

有一种生命,或许时间也无奈吧  

2009-02-21 13:01: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一种生命,或许时间也无奈吧。

时间在人们眼睛的一睁一闭中过去了,真快啊。

今天,在办公室搞卫生,放假那天的扫除似乎就是昨天的事,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只有我一个人经常来办公室,可是,今天仔细看看,窗台、桌子、地面满是灰尘,难怪都感叹时间的神奇魔力,时间可以医好创伤,时间可以封存陈酿,今天,仿佛突然明白,原来起作用的就是这尘埃啊,经得起尘埃剥蚀的伤口,自然会好;耐得住尘埃覆盖后的寂寞,自然成美酒。

一切都不要勉强,交给时间就成了。

一个人在办公室里,看到那几盆一直没有开过花的“花”,五味杂陈一并泛出……

对花没有什么感觉的我,近几年竟然还养了几盆花,跟了我的花必然得具有如我一样的脾性,那就是皮实,不把开花当成终极目标,真正的目标就是追赶时间,为生长而生长。

可是,我的花们大概有的是倦怠了我的一成不变的园丁方式,也许是经不住这无人欣赏赞美的寂寞,总之,它们的状况都不是很如人意。

有一株我一直不知道名字的花,灰色的身体长满坚硬的刺,绿色的叶子四季常青,在网上看到同类的花朵,竟然也是绿色的,很喜欢利刺与浓绿的组合,在我的眼里这是两种极端性情的统一。在去年深秋时节,我把它放到外面,晚上忘记挪回来,第二天我见到它的时候,叶子已经冻得完全萎靡,搬回来后,看到它的茎一直绿绿地充满生机,于是,我寄托了它一个希望,那就是在今年春天能为我开出一花来……

春天来了,我今天走近它,仔细端详着着这株因我的疏忽受了重伤的生命,结果,我看到除了主枝的顶端还泛着绿意外,其他的枝丫都已经沉寂如死灰,我用手轻轻动了动那外形茁壮的一杈,它竟然软软的顺我的手倒下,从主体中断裂下来,开口处,流出一点浑浊的汁液,很像一滴老泪,再看其他的枝杈,都是一样的颓唐。

我的心一阵疼痛,苦苦支撑了一个冬天的你们,一直给我开花希望的你们,在春天来临的日子里,竟然默默归去……

看来,面对你们的伤痛,时间也是无能为力了……

再看那盆文竹,形容枯黄羸弱,一副行将就木的可怜相,又是我的过失,在一个蹉跎着时间打发着生命的寒假里,我竟然忘记了你们长达十天,在你最需要呵护的日子里,我断去了你赖以生存的水分,我尤其忘记了你的特殊——刚刚为你换过土,我为你换土,其实,是希望你更好地生,没想到因为我的健忘,竟然害你因饥渴而死……

时间是无情的,它从不问是谁的过失,它只负责操纵生命期限。

那株滴水莲,生命的辉煌已经成为过去,这两年里,你一直病恹恹的,早先喜欢你的人们,从你的身旁挖去你的至亲骨肉享受你的子孙荫庇的人,见到你也已经没有了从前激动,经常听到的是“这还是那棵花吗?怎么现在是这个样子了?”

今天,看到苍老无助的你,我无奈而残忍拔下你的身躯,那一刻,我明白了一切,你的根须已经老去,干枯的老根已经没有须芽,你连吸收地下营养的能力已经没有了,我痛惜地抚摸着你那简单的“根”,在少得可怜的几根须子上,竟然发现了一颗花生米大小的圆圆的芽,天啊,我惊喜得发抖……

你有点让我相信生命的因果循环了。曾经,因为红蜘蛛的伤害,你“死”了,在我想把你连同一盆的花土一起倒掉的时候,在干得如石块一样坚硬的土里,我发现了一颗颗小小的“花生米”,那时,我还不知道那就是你的子息,出于好奇,我留下了它们,谁知春天一到,你的生命又得以重现,在随后的几年里,你不停地发芽发芽,人们就不断地从你的身边把你的儿女挖走挖走……

最近一年多的时间里,你的身边再没有小芽出现了,渐渐的,你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再渐渐的,你淡出了人们的心。

今天,我是怀了为你送别的打算,想要为你安排一个最后的去处,人活一世还终有竟时呢,何况身为草木的你呢。

可是,在你稀疏苍老的根须里竟然还蓄着一个生命……

我无言,我敬畏。

有一种生命,或许时间也无奈吧……

2009-2-21 

 

 

一株滴水莲

 一向不喜养花弄草,别人养好的花,倒也常令我神往。
        同一办公室的朋友买断,送我一盆滴水莲,我欣然接受,一来是朋友情谊,二来也想“风雅”一把,领略一下其中滋味。望着黄泥盆中细细的腰身挺着两片心形叶子的小东西,怜爱之情油然而生,我对自己说,一定养好它。
此后,窗台上花盆前是我课间流连最多的地方。为浇茶水,我一改喝白开水的习惯;为养料充足,我能在发酵豆浆难闻的气味中品出芬芳;寒假里三天一次返校看花、浇花,乐不知疲。终于,一双双大过手掌的墨绿的叶子,让人的心里也绿意无限。成功给我带来满足,在同事与来客的赞扬声中,我的满足感渐变成一种私欲——我要独自享受我的成功。
        于是,我把这株滴水莲搬回了家。它的到来,为家里单调的空间增添了无限生机,浓浓的绿意充满我的心间。
可是,好景不长,我的精心呵护并未激起这“尤物”的感激,它竟一天天颓唐起来,往日的浓绿代之以秋的枯黄,终于在家人的唏嘘中最后一片叶子离我而去了。
         带着“花殇”之情,我将花盆置于阳台的角落。
        第二年春天,收拾阳台卫生,见到了那花盆,不禁黯然伤神。为了一了百了,我准备将花土倒掉,将花盆送人,可是花土已经石头般的硬,且与盆结为一体,只好注满水,浸润那石一般的土。经过记不清多久的长时间浸泡,土松了,倒出来的土中却有许多莲子大小、石子一样硬的小球球,我重又把这些土和小硬球装入盆中,放在卫生间。
        在一次不经意间,我发现花盆里钻出点点的绿,尖尖的,有的头上还顶着点儿土星儿,我惊喜异常,抱起花盆,把它放在窗台上,小绿们就像刚睁开眼睛的孩子,好奇地打量着新鲜的世界。我顿悟:那些小球球一定是花的根了,多么神奇啊,我折服于这小东西生命力的顽强,于是养花念头遂又在我心中冒出。
        然而,更令人心痛的事情接踵而至:那些小生命接二连三地枯萎、夭折,却又总有新绿不断地钻出来,好象它们的生就是为着“去”似的。终于,我对一向钟情的绿产生了恐惧,我不希望有小绿生出来,因为它们不断的夭折是在不断地噬啮我的心。
         我已决意永不养花。
         可是,我发现盆中的花又偏有一株执拗地不肯离开这世界:病恹恹的,只是活着、活着,不知道是留恋这个春天,还是眷恋这个人世,我断定它是不会依恋我这不合格的养花人的。
         一日,忽然想起还是应该把它放到我办公室,或许那里才是它栖身的最佳去处,我遂又把这株小可怜儿请回到办公室的窗台上。不同于过去的只是我忙着该我忙的工作,经营着该我经营的杂事儿。当忽然想起那株花儿的时候,它给了我一个意外的惊喜——原来的一对枯黄的小叶子,变成了两双小手,油油的绿,向我招手致意。
          我心颤抖:一生坎坷却顽强地求生,执着地求绿。
         我心膜拜:这决不是一株普通的滴水莲。

2004年4月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