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纹玉视界

流动的心情,流水的日子,流逝的生命……

 
 
 

日志

 
 

灵性如诗——读《周涛散文》  

2010-12-21 18:26: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灵性如诗

——读《周涛散文》

 

如果说阅读是一个读者与作者的对话交流,那么,我读《周涛散文》,则是在领略西部辽远苍凉的自然美与人性美的基础上,随着作者洁净的优美文字走进了一个充满无限生机的动物世界,与林林总总的动物进行着非语言形式的交流,在交流中感受着动物们高贵的灵性与诗意的华美。

散文家周涛,现为新疆军区创作室主任。出有诗集、散文集二十余种,曾获全国诗集奖,第一届鲁迅(散文)奖和全军八一奖等。《周涛散文》一书收录了他的《红嘴鸦及其结局》、《阳光容器》、《二十四片犁铧》、《牧人的姿态》、《过河》、《天似穹庐》等三十余篇作品。

周涛是一位善于将细密细腻的描写置于广阔的背景领域中的作家,动物与人的关系在他的作品中升华到了一个新的境界。周涛笔下庞大的动物世界里,无论沧桑、衰老,还是弱小、不幸,也无论是“高级”的马、狗、猪、猫,还是“低级”的雀、虫、蝶、蚁,无不充满了健康的野性魅力和与人类同等的尊严感,每一类动物都是大自然中与人比肩并行的生命——巩乃斯的马、谷仓顶上的羊、家庭一员的猪、各类爬行的小虫——每一种生命都有蕴藏着直抵人心的感动,每一种生命都是一个发人深省的命题——在大自然的大生命面前,人类应该是怎样的角色呢?

敬畏,是作者通过对动物情感的描绘传达出的对自然生灵的尊重之情。周涛以自然描写为外象,真正关注的是对生命的尊重与体验。在《巩乃斯的马》中,作者直抒胸臆表达对马的赞颂,“我一直对不爱马的人怀有一点偏见……”,因为在周涛眼里马是生气,是美——“奔放有力却不让人畏惧,毫无凶暴之相;它优美柔顺却不任人随意欺凌。”在这个力与美结合的动物身上,寄寓了作者的无限敬意。《猛禽》中那岩壁上的鹰,尤其让人感动——一只年轻的鹰,在“像是哈尔巴企克这怪物脸上的一颗长得歪歪斜斜的大门牙,龇着,突出去好远”的“悬空巨石的顶端”,正一动不动地站着,“凝着神,敛着翅”,虽然勇猛,却孤独悲哀,“每当风起时,他便听见,风声变成了祖先尖利的啸叫,一下就点燃他胸脯前狂流奔窜的猛禽热血,一直涌向咽喉,使他兴奋、激动不安,渴望在拼搏中死去。”而当他“双翅驾着一股带腥味的雄风,自空而降”的时候,他遇到的却是一只老狼,“当那只年轻的猛禽开始攻击它,用那只利爪抓住它的后臀,直扎透骨缝、掐断神经的时候”,那狼却没有叫。当他想抓住他所信任的树借以重新腾空起来。最终的悲剧却由此发生了,“两只铁钩似的利爪都无法脱开了,他感到两腿之间的筋肉猛然间被撕裂,血液发出金属被击时的那种鸣叫声,他觉得自己被分成了两个……”

“昏迷之中,他还听见自己的翅膀在不停地扑打着,发出很大的声响,像是一面钉在树上的旗帜,“哗啦——哗啦”地在风里颤抖着,痉挛着。哈尔巴企克山钢蓝色的积雪的山峰和那块大岩石在他眼里最后闪现了,定格在他的渐渐凝固的瞳孔里。”

“只有高飞过,才知道匍伏之不幸!”它继承着家族勇猛的血统,如一位维持着自然界正义的大侠。为了惩治“恶棍”老狼,它不惜自毁,将铁爪扎进老狼的身体。这真是一只舍生取义的猛禽,它的惨烈与悲壮寄寓着作家对一种精神品质礼赞与期待。

悲悯,是作者通过对动物遭遇的描写表达出的对人类行为的痛惜之情。《二十四片犁铧》中,他并不着意于犁铧的细致的描述和抒情,而是集合了各种生命——地上被切割的正在蠕动的小生命、天空中盘旋着争食小动物和刚播下的麦种的鸟群、围着二十四只犁铧跳跃咆哮的牧羊犬,还有飘着白发的哈萨克老妇人——这些看似不相关的生命个体,其实是在共同谱写着一首进化变革的史诗。文中写道“这些小生命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被一个庞大的事物非常偶然地毁灭。深刻的悲剧还不在于此,而在于庞大的事物并不是专门为毁灭它们而降临的”,既然“不是专门为毁灭它们而降临的”,那么,究竟是为毁灭谁而降临的呢?冷峻、平静而不带感情色彩地揭示出弱者在弱肉强食的自然生存法则下的卑微、绝望、无奈……

结尾处一言不发的哈萨克老妇人,投向二十四片犁铧的那道凝缩了七十个冬天的寒冷的目光里,何以使可以剖开草原的肌肤,劈斩无数种生命,切断草根、土地和顽石的二十四片犁铧,像二十四颗苍老衰弱的牙齿一样可怜?一个最朴素的道理在老妇人那高贵的一瞥中折射出光辉:暴力可以毁灭一切,却唯独毁灭不了人的精神和思想。

在《逃跑的火焰》中,描写道“一团火焰不管跑到哪里,都会有人要把它熄灭。这一点我是深信不疑的。它最后的结局,也是会变成这样一张完整的皮。被悬挂起来,成为装饰。”这是一种美的事物被毁灭,充满活力的生命被扼杀的过程。雪野上奔跑的红狐如一团火焰,这火焰就是美的化身,这种美却最终只能在犬的追逐下作了最后的挣扎,它不能不给人一种痛感。

童趣,是作者以童话般的想象与诗意的语言抒发出的对动物的喜爱之情。正如自然界有惨烈的搏杀,也有温馨的诗意一样,周涛散文世界里也不乏诗情画意的笔墨。

《稀世之鸟》中描写一对偶入作家居所阳台的朱鹮,“……这对仅存的绝代佳偶,站立枝头低鸣悄语,互相凝视,意态优雅。 他叫她,她来了。他们分离片刻,聚首便成了重逢。彼此的爱慕之情,使人一望也会感动。他从高枝翩翩飞落低丫,翎羽不乱,像一个年轻绅士熟练的舞步;她从低丫轻飞上高枝,逗他,回眸一笑百媚生。他们仿佛在商量,在挑选更好的去处,一点不焦躁,好像总能把本能的欲望控制在美的范畴。” 这对遗世独立的朱鹮在人们面前展示了“鸟的修养、鸟的品质,鸟的超凡脱俗和纯净。”作者在表达喜爱之情的同时,寄托了人性的唯美情怀。

《虫子,爬吧》一文中,作者写道:“各种虫子爬动的时候,那是姿态万方,各显其能的,看起来令人神往,有时候一不小心是可以使人入迷的。总的来看,虫子爬行的各种姿态比人丰富多彩得多了。 ”是的,在作者幽默俏皮的文笔下,各类虫子充满灵性,栩栩如生。小蚂蚁“遇歧路而坐叹”,金龟子飞成一轮精致漂亮的图钉,灰色的小蚂蚱弹射“最后的华尔兹”,胆敢向庞然大物的人类挑衅的“吊死鬼”……一个无声而热闹,静谧而繁忙的动物世界淋漓尽致地呈现在读者面前,若没有一颗爱生活爱自然的的诗性情怀,是万不能有这样精美的文字的。

读《周涛散文》,聆听另类生命的声音,给人最深刻的昭示就是,人类当扪心自问:难道我们真的可以成为其他生物的主宰吗?要知道,灵魂的高贵在于它的自由……

  评论这张
 
阅读(246)|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