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纹玉视界

流动的心情,流水的日子,流逝的生命……

 
 
 

日志

 
 

一份闪光的沉重  

2010-03-28 20:5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份闪光的沉重

读着“青梅煮酒”的《偶遇恩师》,无声的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好久,流了许多,不知道眼泪因何而来,在网络里能“见到”20年前的学生,这绝对大出我的意外,网络就是这样不可思议地演绎着神奇……

真实的兴奋,真实的激动,这是见到曾经教过的学生中的任何一个都有的情感,可是作为老师总不至于见到任何一个学生都会泪流满面的……

每每看到很多经典名师们,多年之后对自己教过的学生还能如数家珍般一个个说他们的姓名,我就惭愧得很,粗略估计一下,从我课堂上走出去的学生我连三分之一的名字都叫不出,现在有时经过一个寒暑假开学回来,对有的孩子我都会只认得他们的脸儿,而忘记了张三李四谁谁谁。难怪自己一直平庸着,对学生姓名如此木讷的老师不平庸才怪呢。

有点跑题,还是回到网络偶遇的这位学生吧。只能说城市很大,网络很小,在一个城市里生活20多年了,巧遇过一次,是在医院里,有人喊我“何老师”,本就记忆迟钝加上医院那样特定的环境,我根本就叫不出眼前这位对我充满期待的名字,后来在对方的提示下,终于想起。青梅煮酒在她的《偶遇恩师》里有这一节的记述:“之后的二十年的日子里,见过老师一面吧。那是在龙南医院的楼梯上,看到老师在儿子的搀扶下上着楼,便打招呼,老师似乎不怎么敢认我了,半天没叫出我的名字。我也是着急看病正好找的熟悉的医生打来电话,所以便匆匆而过,却也失落得很。”其实,给曾经的学生带去失落,似乎成了对久别弟子们的一个“心罚”手段了,我是一个很少对学生有体罚的老师,却总是改变不了如此的“心罚”恶习。

说心里话,教学有相长,“心罚”也相生,每次面对热情真诚的年轻面孔喊我“何老师”的时候,我都能从对方的眼睛里,读到我给予了他(她)什么,包括曾经,也包括眼下。每一次看到洋溢着热情和喜悦光芒的眼睛里划过哪怕是一瞬间的失落与怅然的时候,我都会惭愧不已,尴尬不已。

网络真的很小,小得让我们师生从从容容的偶遇。前些时,在网络上闲看文章,不经意地走进了大庆岁月论坛,不经意地看到了一则“咏梅咏雪”征文启事,竟然一时兴起,就以“路石”为名注册并把曾经的一篇雪文字润色了润色发了上去,没曾想竟然获得了一个二等奖。论坛发帖要求获奖者留下通讯地址和真实姓名,在我跟帖不久,就见到网名“青梅煮酒1972”的一个回复“何老师,我是您的学生,看看能不能认出我是谁。”,初见这个回复,真的很是丈二和尚,尽管自己是普通的人海一人,沙海一沙,哪怕是尸位素餐呢,毕竟也是在讲台上站了几十年的人,从我课堂走出去的学生也应该很是不少了。

这位“青梅煮酒1972”既然能说出让我“认一认”,说明这人有能让我认出的自信,也是对我的相信,对方的自信也鼓励着我,会是谁呢?我在心里不住地问自己,一边在论坛上浏览,突然在“散文区”看到“青梅煮酒1972”一篇题为《父亲的姿势》的散文,急急地打开来读,文章给了我很有价值的信息:这是一个姓张的女生,现在已经是人到中年了,再看看她网名里的“1972”可以判断那是她的出生年,有这几点信息就足够了……

她是班级里后转来的一个高个女生,个子高自然要坐教室后面的,本就不爱说话,坐在后面就越发容易被忽视了,不仅不爱说话,也不爱笑,即使偶尔一笑,但仅只是低垂的眼睑下,一侧嘴角微微上挑一点点,没记错的话上挑的好像是右侧嘴角。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孩子给我留下的最清晰的影子是她写字的姿势和写出的字,把头埋得低低的,写出的字比划粗重,舒展得很,似乎把不言不语内敛起来的精气神儿全都从写字的一笔一划中释放出来,洋溢着倔强与开阔的气息。近日里读到她现在的许多文章,才明白她独有的那种为人为文之气在少年时候就已经蕴蓄着了。

要说这位学生在我的记忆里占有着一地儿的话,原因应该是她出色的语文成绩了,尤其是作文,立意不俗,文笔细腻,在同龄人中是很不多见的。还有一个潜意识里的原因,那就是教我高中语文的曹老师对我的影响很大,记得我高中毕业的时候,和曹老师道别,老师慨叹说像我这样的学生不多见,当时我仅仅以为是因为我的语文成绩永远在同年级第一的缘故。当了语文老师以后,才知道语文成绩不是教出来的,也不是学出来的,但我还是感谢我的曹老师。

我猜到“青梅煮酒1972”是谁了,可惜只记得她名字后面的一个“玲”字,中间那个字是什么呢?怎么想都是徒劳,想还想不起,不想还不甘,于是就像给孩子起名一样,也像做一道填空题,选着一些字试着往中间填,可是都不是记忆中的那个小女生的名字,于是,就在心里叫她“玲子”啦。

有时,我是很糊涂的,真的,上论坛不知道看短消息是常有的事,有时,即使看短消息,也时常出现因为看不明白而漏掉信息的情况,这次的“梅雪”征文结束后,我因为没参加颁奖而遗憾,看到论坛版主在回帖中说给我过发短消息,我没回应,我忙再到短消息里看看,才发现,版主短消息里说“请您把通讯地址和联系方式留给我”,结果我只看到“通讯地址”四个字,对“联系方式”竟然没发现,或者是没想到“联系方式”就是手机电话也未可知。

在想不出玲子全名的时候,无意间进到论坛短消息里,看到有“青梅煮酒1972”发得我的消息,还有她的博客链接,点开她的博客,快速从上到下浏览一遍(这是我看博客的习惯,尤其是第一次进入的博客,就像读一本新到手的杂志,先浏览一遍一样),竟然有她的真实姓名,中间这个字,是我猜过又否定的,现在看看,也还是感觉有点不是我记忆深处那个女孩的名字,然而,这确实就是那个名字。

回想起来,在当着玲子语文老师的时候,并没有对她有过什么特别的关照,因为那时我也还年轻,如果是现在,我的课堂有这样一位灵气超人的孩子,我会如我的曹老师对我一样对待这个孩子……

20多年过去了,岁月冲蚀了好年华,却又帮我收回一份闪光的沉重……

2010-3-28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