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纹玉视界

流动的心情,流水的日子,流逝的生命……

 
 
 

日志

 
 

壮哉!“顶天立地”杜郎口!  

2012-06-02 22:39: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壮哉!“顶天立地”杜郎口!

今天上午,听了山东杜郎口中学崔其升校长的讲座,这是近日来第二次近距离感受“杜郎口”接受着燃烧一般的点化。上一次是前几天在哈尔滨听张海晨老师的关于“导学案”的讲座。

我本不是盲目崇拜之人,因为不盲目崇拜,以至于人到天命之年竟然连一个信仰都没有,如果一定说要信点什么的话,就只好用小品里的那句“我信良心”的话作答了。

因为“良心”在,所以不敢怠慢教室里的每一个孩子,不敢敷衍每一节课;因为“良心”在,所以才有在山东杜郎口中学回来后的一系列令很多人不可思议的堂吉诃德式的行为;因为“良心”在,所以才有了近几年里只要听说有名家到本市讲学,无论多远都要快乐前往的同样令很多人匪夷所思的做法。

今天听讲过程中,突然发现,无论是崔其升校长,还是张海晨老师(张海晨一定是一位有着不少头衔的人物,可是,我宁愿称他“老师”,因为,在导学案的使用上,我是一个小学生一样的学习者),在他们浓重的乡音里,朴实的话语中,都蕴含着一种令常人仰视也难见顶点的高度,那就是强烈的使命感——对孩子生命质量的责任感,对社会发展民族未来的忧患意识。

如果说张海晨老师讲到的对教育“要有宗教般的执着”是对课改人信仰的直观诠释的话,那么,今天崔其升校长谈到的“把真事做实”的境界,则是对课改人行为的最好注脚;如果说,张海晨老师们的“信仰”与崔其升校长们的“境界”是“天”,那么,“谁还有什么问题”的中的“谁”和“一次的精彩命运的改写”中的“一”就是“地”。

就这样,一群以信仰和境界“顶天”的人,以虔诚之心躬耕于教育的土地上,以膜拜之情匍匐在生命的大地上,殚精竭虑,惨淡经营,“立地”开花。

无论是杜郎口的精彩,还是越来越多的杜郎口式的精彩,其实,都是“顶天立地”下的精彩。

打个比方,在当下,被冠以专家学者,甚至科学家的人可以说是比比皆是;同样的,作为农业大国的中国,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更是不计其数,可是,袁隆平却只有一个,袁隆平是科学家吗?当然是!袁隆平是农民吗?这恐怕也否定不了。泱泱大国,为什么只出现一个袁隆平呢?答案应该是简单的。

学习杜郎口,参与课改,现在已经是学校教育回避不了的课题,可是为什么有那么多学校和教师沸腾着热血去取经,回来以后轰轰烈烈,甚至是锣鼓喧天地造势,到头来,有的热情过后,偃旗息鼓,有的弄出一个不伦不类的怪胎来,招摇过市,最后,弃之不舍,抱之难堪。

张海晨和崔其升的演讲,给人的启示是,真正的课改,既要有大信仰和大境界来顶天,也要以根植于课堂的具体技术和详细方法来“立本”。失去立地之本的信仰和境界,只能是夸夸其谈的幻景,同样,缺失顶天之力的课堂,也只能是盲人摸象。

崔其升校长说的“精气神儿”,张海晨老师说“每个孩子头脑里都有一个小太阳”,我们为什么看不见?原因很简单,要么是没有“顶天”,要么是没“立地”。

聆听崔其升校长的讲演,又一次想到杜郎口中学的课堂,想到“教师报人”为之奔走的高效课堂,不禁从心底里喊出——壮哉!“顶天立地”杜郎口!美哉!高效课堂大境界!

2012-6-9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