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纹玉视界

流动的心情,流水的日子,流逝的生命……

 
 
 

日志

 
 

母亲的种子情结  

2016-03-13 17:58: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母亲的种子情结

什么东西一旦成了,就给人一种顽而难化的感觉,而时间又如屡屡丝线把本就坚固捆绑得越发死硬,终于,一个个粽子模样的在人们的情感中生成了。人的情感中,一旦长出了某种,就会沉醉、痴迷,忘我,……

我就亲历了母亲对种子的那份不解之

在我小时候,每天下学回家(现在叫课余生活)不是照看弟弟妹妹,就是帮母亲做家务。夏秋时节,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摘豆角,那时侯,乡下餐桌上的菜肴很是受季节制约的,人们好称春天为苦春头,是因为为过冬而存储的白菜、土豆、大萝卜等或者已经吃尽,或者是过了保质期已经腐烂掉了,所以春季几乎家家抱空饭碗儿吃饭。夏秋季节一到就两样了,各类应季的蔬菜次第捷足餐桌,苦熬了一个冬天又忙碌了一个春天的人们,尽情享受着大自然的犒劳。由此,摘豆角也就成为一项劳动了。我喜欢摘豆角的原因很简单,实在不愿意看护弟弟妹妹,不是抱着就是背着,累人不说,要是磕了碰了还要受到大人的责骂。

小小的人儿,提着篮子钻入高高的豆角架里,一嘟噜一嘟噜绿莹莹的豆角,似乎在专门等待着一个小女孩用细嫩的小手来收获它们呢。或白或紫的豆角花在眼前闪烁,还有顶着花的小嫩豆角,就像一串串小铅笔刀倒挂在用来搭架的秫秸上。有时候,豆角叶子背面爬来一只花大姐(瓢虫),还有时,豆角藤上荡来荡去吊了一只小蜘蛛……

这些自然远比哄弟弟妹妹们有趣多了,不过,挨母亲责骂的危险也不是不存在。轻者因为我把摘豆角改成了捋豆角,以至扯断了豆角秧子,要是把母亲作为种子留着的豆角妈妈给摘了来,那问题就严重了。败家子,好吃不留籽,是每每这种情形下母亲必说的一句,言语间还夹杂恨恨的表情,似乎我成了使豆角家族断子绝孙的祸首。

就豆角这种蔬菜而言,从以为单位成为种子资格说,可称为望族,哪怕是一个后生的晚辈,到了老秋也能在风干后结出几颗可以做种子的籽来。黄瓜就大不一样了,大约必须是第一代落花的长辈才有做种子的资格。每到第一代黄瓜问世的时候,母亲就会连续几天观察,最后精选出三五只黄瓜祖宗,用红绳栓了,为的是醒目,防止馋嘴的我们偷吃了它。这样一来,每次到黄瓜架旁我都会格外注意那几条系了红绳的尤物,也难怪母亲选择了它们,你看它们年轻时候个个身材苗条笔直,面容健美俊秀,就是在它们腹中孕育了后代以后,也是雍容大方,典雅非凡。(现在想想,生为黄瓜能得系红绳待遇一定是骄傲无比,就是不知道它们会不会因为这红绳而藐视它们的同类呢,这让人想起人类中披红戴花的人,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黄瓜祖宗腹中那样的真东西呢。)

记忆里好象有这样一件事发生,不知道是谁把母亲选中的优秀者弄得落了蒂了,一个优秀的黄瓜母亲夭折了。我猜是弄的,并且一定不是有意弄的,因为家里人都知道凡是被母亲选中的黄瓜,就都是金枝玉叶了,谁要是胆敢偷吃了那黄瓜,相信母亲知道后一定会开肠破肚寻回来。所以我说一定是谁不小心碰掉了这条短命的黄瓜。母亲把那条拴着红绳的黄瓜放到了屋子北面的柜子上,阴沉的脸预示着山雨欲来,锥子一般的目光在我们几个孩子脸上划来划去,终于没有结果。母亲也许想到要是我们几个作案是一定不会留下黄瓜踪影的。再说,从以往经验出发,要是我们中的某人作案,在锥子划过来的时候就会有人大声举报的。最后,事情结果不了了之了。不过在后来的许多年里,我家的无论是黄瓜茄子,还是别的什么,只要母亲说是留种子的,那就一定安然无恙,直到瓜熟蒂落。

一直以为母亲对种子的感情源自于她的家庭主妇的身份,毕竟一家人的餐桌饭碗需要她操持经营。可是,年尽古稀的母亲,现在对种子的情意依旧那样执着、痴迷,这就不能不使人想到,种子已经成为一个积淀、凝固,并已经钙化在母亲的情感里了。

居住在乡下的母亲,经常在夏冬农闲时节来我家小住。母亲每次到来我都尽可能陪母亲说话,买母亲喜欢吃的水果。一次,在吃橘子的时候,我发现母亲手里攥着一小把橘子籽,橘子籽多吃起来自然不方便,我把小垃圾桶送到母亲面前:放这里吧,不用在手里攥着。

你看这籽圆滚滚的,多成实!

那又怎样?见母亲爱惜的模样,我感到好笑。

我想回家种上,看出不出……”

行了吧,这东西长在淮北就不是橘子了,您想让它长在东北?那会结出什么呢?什么都不会结的。话一出口,我也感觉和母亲说什么淮南淮北很是不妥当。

我想试试……”说这话的时候,母亲早已经没有了当年维护豆角黄瓜种子时候的凛凛威风,只是眼神里充满着渴望,似乎等着我裁决什么,我的心里忽然生出一阵酸楚:母亲老了,不是当年的母亲了……,我忙说:可以试试,种在花盆里,就算不结什么,看它的叶子也好啊!

见我如此说话,母亲高兴得纸包纸裹了那小把橘子籽。

一次,和母亲一起去市场,买了该买的东西后,母亲竟还在水果摊前留连,我有些莫名其妙,我知道母亲喜欢吃什么,再说,母亲是从不给我们添麻烦的人,记忆里母亲从来没自己说过要买什么东西吃,我走到母亲身边,扯了下母亲的衣袖:走啦!

你看那石榴……”顺着母亲的手指看去,红里透黄的石榴正咧着嘴朝着行人笑呢,原来是她吸引了这位老小孩。于是,选择了一个大个儿的,就由母亲拿着,我们一起往回走了。

回到家里,我急忙剖开石榴,送给母亲,母亲接过石榴,取出一籽,两手拇指食指小心扒开,送到舌尖,只浅浅地品了品,吐了一个字,随后就聚精会神地用拇指和食指搓撵着石榴籽,探究着内里的构造,最后,惋惜地自语了一句:没长成,白瞎了好几块钱。

母亲喜欢种子,但不吝惜不独占,母亲从我家带回去的倭瓜籽,全村儿人家都种,当家家户户田头街边柴草垛旁滚满倭瓜的时候,总会是母亲最高兴的时候。

母亲的这份种子情怀,凝聚着她对生活和生命的全部的爱,这又何尝不是万千劳动妇女对生活对生命的爱呢?只是她们的表达方法独特而已。

在母亲节的日子里,祝福天下所有的母亲安康。

——2006年5月14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