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纹玉视界

流动的心情,流水的日子,流逝的生命……

 
 
 

日志

 
 

诗意小画  

2008-08-15 09:57: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斜阳挂在西方云天的时候,我背向太阳朝着东方的山路走去,积雪覆盖了通往山顶的小路,说是“路”其实不是很恰当,那只是农忙时候,上山耕作的人们随意踩踏出来的痕迹,大多在田边沟沿,冬天一到路的价值就失去了,自然地,也就不成其为路了,有些地段连路“形”也隐约,甚至消失了。

我的左手边是一块块随地势地貌而变化着形状的大小不一的田地,透过不很厚的积雪还能依稀分辨出去年这里生长了什么作物,有玉米、高粱、大豆,我分不出谷子和糜子的茬口,但知道一定有它们中的一种,我还知道给谷子和糜子间苗的讲究呢,要求一定是“拐子”形的,起先不知道“拐子”形是什么样的,后来知道就是“之”字形,可是说了“之”字形,又轮到许多乡亲不懂了。现在想想,也怪有意思的,许多约定俗成的东西虽不成文,但也是法呀。

我的右手边是顺着山势的一条大沟,感觉较记忆中的它更深更陡了许多,这也不奇怪,看那山坡上的树木已经被砍伐殆尽,不难想象,雨季来临裹挟着泥沙顺势而下的一定不是我儿时的清清山泉了。不过,这沟里的杂样儿的树木却还基本保全着我记忆中的杂样儿:柳树、榆树、槐树、杨树、山里红、桑树……,在山愈高沟渐浅渐消失的地方还有三棵惹眼的,我叫不出名的大树,我惊讶于它们的与众不同,可以说严冬时节,在家乡应该是没有不落叶的树的,万木萧索迎风抖是自然的,没有谁会去指责哪个树种,批评它们没有气节什么的。可是这三棵树,金黄色的叶子浓浓密密地挂满了它的枝枝杈杈,叶子大约是鸭掌鹅掌那般大小与形状,微风中就像万千的彩蝶止栖一树,欢聚一堂。再看深灰的树干优雅地立在雪野里,似乎专为擎着那一树蝴蝶而生,并且很为这使命而骄傲呢。我敢说,这是我第一次在家乡见到这样的树种。

沟壑在“路”的尽头完全消失了。继续前行,杂草没膝,积雪没鞋,山势更陡,望着山上那熟悉的形状各异的山石,油然而生一种征服感,于是,加快了脚步。踏雪的“咯吱”声与踩断枯草的脆响声,还有行者的急促的喘息声交织着,一并发出,打破了这空山的宁静。终于,我的目标——山腰上那块巨大的灰黑色的岩石,驯顺地卧在我的脚下了,低头看看这布满着风干苔藓和斑驳石衣的龟背般的石头,时空好象倒转到了那遥远的过去……

在我平静了粗重的呼吸后,回转了身体,望向了一直背对着的西方,家乡的全貌立时尽收眼底——整个村庄就如一个初生的婴孩安静地躺在大山围成的摇篮里,酣睡着,是那般恬美。一时间,我的思想似乎全部停止了,生怕不小心弄出思考的响声,惊扰了这个熟睡的宝贝儿。橘红色的落日挂在广漠天宇的西方,一动不动,好象忘记了她与山峦的约定,根本就无视伸着宽厚连绵的臂膀迎她入怀的痴情山峦……

此时的我,能做的,就是把家乡的角角落落贪婪地摄入于心里存储于记忆。顺着西面仰首翘盼着落日的山峰往下看,山坡上白雪覆盖着的田野,微微泛着土地的青黑,让人看着“白”想到“黑”,疑是“黑”又满眼“白”,这样也好,既不是“白”成难和的高调之曲,也不是“黑”成无聊怕人的孤寂,整个的格调,呈现了一种宁静与优雅。山坡上,除了田地,还有或成片或单株的松柏树,成片的不仅没有热闹的气氛,相反倒略显出有些寂静与萧条;单株的也不看孤单,倒是透出几分漠然。是不是同类的日渐减少已经麻木了树们的心了呢?我不是树,但我无端地猜着树们的想法。

田地与民居是相连的,再往下看就看到了家家户户的房屋了。看农村的文明与发展,房子可见一斑,土屋土房几乎消失了,代之以幢幢青砖大瓦房。记得以前谁家要是大门口两边各有一块象样的“大门石”就是不错的人家了,现在,“大门石”已经悄然退出了舞台,家家是水泥砌起来的门垛,钢筋铁板焊成的大门。想来,“刘文彩”要是看了也会自愧不如了。从村东头到西头,我默默历数着每座房子的姓氏人口、逸闻趣事,哪个街道、胡同、井台有我和儿时伙伴的影子,哪家的早饭最晚,哪家的晚饭最早,谁的妈妈最手巧,谁的爸爸最暴戾……,“蒙太奇”一样的画面在我脑中叠现着。

当第一缕炊烟映入眼中的时候,我眼前的画面才开始动了起来,我的思维也由潺潺脉脉变得大开大阖起来,再看,接着刚才的那缕炊烟,陆续的家家屋顶的上空都慢悠悠地腾起了袅袅的白烟,升到空中后就变成丝丝缕缕的薄雾,小村庄也就满被这薄雾罩着了。随后,传出几声母亲呼唤贪玩的孩子回家吃饭的声音,被喊孩子的名字,全是陌生的,我也才省悟自己先前对家家户户的探想也一定不合目下的情形了。时间不停地流逝,哪家的房屋能不易主呢?即使姓氏不改,辈分也是一定要换的了。

夕阳已经把最后一抹温柔的余辉悄然洒落,默默投入了群山的怀抱,去迎接明天新的轮回了。怀着我的思想,揣着这幅诗意小画,顺着来时的路,我向山下走去,相比上山时快了许多,这不仅仅是下山容易的缘故,还因为我是在投入家乡的怀抱。

——2006年2月4日

 

 

 

这就是冬天里满树挂着“彩蝴蝶”的大树,问了母亲,才知道那是橡树,一直不知道家乡有橡树呢。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